饮用水处理网站

广西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提升行动实施方案(2022—2025年)

栏目:环保政策发布时间:2022-05-17 19:52:36阅读:53编辑:饮用水处理网来源:

近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办公厅、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广西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提升行动实施方案(2022—2025年)》,方案指出,到2025年,农村人居环境显著改善,生态宜居美丽乡村建设取得新进步。全区农村卫生厕所普及率达到95%以上,全区农村生活污水治理率力争达到20%;农村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水平明显提升,村庄绿化覆盖率超过40%,农村人居环境治理水平显著提升,长效管护机制基本建立,工作推进机制基本完善,农民环境保护意识和卫生健康意识明显增强。

广西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提升行动实施方案(2022—2025年)

为加快广西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提升,根据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提升五年行动方案(2021—2025年)》精神,结合全区实际,制定本实施方案。

一、总体要求

(一)指导思想

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历次全会精神,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广西“4·27”重要讲话精神和对广西工作系列重要指示要求,按照自治区第十二次党代会部署要求,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深入学习推广浙江“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经验,以农村厕所革命、农村生活垃圾治理、农村生活污水治理、村容村貌提升为主攻方向,聚焦农村人居环境公共基础设施“补短板”,突出工程设施持续有效运行管护“建机制”,立足各方共建共管共享“聚合力”,统筹源头整治、系统整治、综合整治,全面提升农村人居环境质量,努力将农村建设成为生活舒适的乐园、道德示范的家园、生态良好的田园、乡愁记忆的故园,不断增强广大农民的获得感和幸福感,为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建设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壮美广西提供有力支撑。

(二)工作原则

———坚持因地制宜,突出分类施策。同区域气候条件和地形地貌相匹配,同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能力和水平相适应,同当地文化和风土人情相协调,体现山水相融、桂风壮韵。实事求是、自下而上、分类确定治理标准和目标任务,坚持数量服从质量、进度服从实效,求好不求快,既尽力而为,又量力而行,不搞齐步走、一刀切。

———坚持规划先行,突出统筹推进。树立系统观念,先规划后建设。“四位一体”(农村厕所革命、农村生活垃圾治理、农村生活污水治理、村容村貌提升)总体抓,不搞“单打一”,反对形式主义,不搞“形象工程”。以县域为单位统筹推进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提升各项重点任务,重点突破和综合整治、示范带动和整体推进相结合,合理安排建设时序,实现互促互进。

———坚持立足农村,突出乡土特色。遵循乡村发展规律,体现乡村特点,注重乡土味道,保留乡村风貌,留住田园乡愁,注重保护名村名镇和传统村落,不搞大拆大建。坚持农业农村联动、生产生活生态融合,推进农村生活垃圾污水减量化、资源化、循环利用。

———坚持问需于民,突出农民主体。充分体现乡村建设为农民而建,尊重村民意愿,激发内生动力,保障村民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强化地方党委和政府责任,鼓励社会力量积极参与,构建政府、市场主体、村集体、村民等多方共建共管格局。

———坚持持续推进,突出健全机制。注重与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相衔接,持续发力、久久为功。建管用并重,着力构建系统化、规范化、长效化的政策制度和工作推进机制。

(三)行动目标

到2025年,农村人居环境显著改善,生态宜居美丽乡村建设取得新进步。全区农村卫生厕所普及率达到95%以上,厕所粪污基本得到有效处理;农村生活污水乱倒乱排得到管控,全区农村生活污水治理率力争达到20%;农村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水平明显提升,有条件的村庄实现生活垃圾分类、源头减量;村庄绿化覆盖率超过40%,农村人居环境治理水平显著提升,长效管护机制基本建立,工作推进机制基本完善,农民环境保护意识和卫生健康意识明显增强。

有基础、有条件的城市近郊区,全面提升农村人居环境基础设施建设水平,农村卫生厕所基本普及,农村生活污水治理率明显提升,农村生活垃圾基本实现无害化处理并推动分类处理试点示范,长效管护机制全面建立。

有较好基础、基本具备条件的地方,农村人居环境基础设施持续完善,农村户厕愿改尽改,农村生活污水治理率有效提升,农村生活垃圾收运处置体系基本实现全覆盖,长效管护机制基本建立。地处偏远、经济欠发达的地方,农村人居环境基础设施明显改善,农村卫生厕所普及率逐步提高,农村生活垃圾基本得到治理,农村生活污水垃圾治理水平有新提升,村容村貌和公共卫生状况持续改善,长效管护机制初步建立。

二、扎实推进农村厕所革命

(四)实施农村无害化卫生厕所覆盖工程。持续推进农村厕所革命,加快改造和建设农村无害化卫生厕所,实现农村厕所愿改尽改、能改尽改,新建农房实现无害化卫生厕所基本覆盖。开展农村户厕改造提升,逐步将2017年以前建造的黑水灰水混合收集的农村户厕,改造升级为黑水灰水分开收集、分质处理的无害化卫生厕所。加强厕所粪污无害化处理和资源化利用,因地制宜推进厕所粪污分散处理、集中处理与纳入污水管网统一处理,鼓励实行联户、联村、村镇一体处理,逐步推动厕所粪污就地就农消纳和综合利用。盘活用好农村户用沼气池,在具备条件的地方推动农村户用沼气以全托管方式恢复使用。在行政村所在自然村或集中连片300户以上的自然村、易地搬迁安置点和乡村旅游景点景区,以及重点流域、饮用水水源地所在村庄等,开展乡村公厕、中小学校公厕、乡村旅游景区公厕等改造和建设。

(五)提高农村改厕和后期管护质量。加大对农村户厕建设技术规范、运行维护规范等的宣传贯彻、技术培训和推广应用力度,加强对改厕施工质量和产品质量的监管。安排适当资金支持改厕后期运维管护,落实乡村公共厕所管护主体责任,强化日常卫生保洁,巩固农村户厕问题摸排成果,持续分类推进问题厕所整改。到2025年,实现全区农村厕所使用率、管护率、无害化处理率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三、全面提升农村生活污水治理水平

(六)推进农村污水治理设施建设。以污水减量化、分类就地处理、循环利用为导向,统筹农村生活污水和农村黑臭水体治理,以县级行政区为单元,实行农村生活污水治理统一规划、统一建设、统一管理。优先布局在乡镇人民政府驻地、中心村、人口超过500人的自然村、农村饮用水水源地、旅游风景区、重点流域沿岸、农村黑臭水体集中区域。鼓励整县整乡连片推进农村生活污水治理,推进城镇或园区污水处理设施和服务向农村延伸,创建一批农村生活污水治理示范流域、示范带。探索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创新技术试点,总结推广农村黑灰污水处理典型经验,逐步健全农村生活污水治理标准、技术体系、建设和运维模式。积极推广“三个两(黑水灰水两污同治、户用化粪池和集中式化粪池+人工湿地两次处理、实现无害化资源化两化目标)、无动力、低成本”的农村黑灰污水处理利用模式。

(七)加强农村黑臭水体治理。摸清全区农村黑臭水体基本情况,建立治理台账,明确治理时序。综合采取控源截污、清淤疏浚、生态修复、水体净化等措施,到2025年,全区基本消除较大面积黑臭水体,其中列入国家监管的农村黑臭水体治理率达到100%。开展生态清洁型小流域建设,加强河道清淤、生态护岸建设和污染源治理。整乡整村推进农村河道综合治理,保护农村饮用水水源地。

(八)提升镇级污水治理能力。继续推进建制镇污水处理厂配套管网建设,消除镇区管网空白区,提高污水收集率和处理率。加快推进镇级污水处理设施提标扩容建设,优先对南流江、九洲江、漓江等水敏感地区的镇级污水处理厂实施提标改造。进一步加强对镇级污水处理设施运营企业的监督管理,积极推动供排水一体化,降低运营维护成本。

四、全面提升农村生活垃圾治理水平

(九)健全生活垃圾收运处置体系。优化县、乡、村三级生活垃圾收集、转运和处置设施布局体系,合理选择生活垃圾处理模式,加快补齐乡村垃圾处理(中转)设施短板,完善农村生活垃圾收运处置体系。建立完善农村生活垃圾治理日常监管和运营维护体系,保持全区农村生活垃圾收运处置体系对行政村的覆盖率达到95%以上。继续抓好非正规垃圾堆放点排查整治工作。

(十)推进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减量与资源化利用。推广适合农村实际的垃圾分类处理方式,加快推进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减量和资源化利用。2022年,开展一批农村生活垃圾分类试点,探索符合农村特点和农民习惯、简便易行的分类处理模式。2023—2025年,扩大农村生活垃圾就地分类、源头减量试点范围,提高农村生活垃圾减量化转运率、无害化处理率、资源化利用率,到2025年,全区实行分类处理的行政村达到25%。探索建立农村生活垃圾回收利用运输补贴制度,统筹建设可回收物集散场地和分拣处理中心,推动再生资源回收利用网络与环卫清运网络协作融合,建设一批农村有机废弃物综合处置利用中心、有机肥料厂,创建一批自治区级以上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化利用示范县(市、区)。扩大供销社等农村生活垃圾和资源回收利用网络服务覆盖面,协同推进废旧农膜、农药肥料包装废弃物回收处理。积极探索农村建筑垃圾等就地就近消纳方式,鼓励用于村内道路、入户路、景观等建设。

五、推动村容村貌整体提升

(十一)加强村容村貌引导。积极有序推进村庄规划编制,引导和支持设计下乡,不断优化村庄生产生活生态空间,促进村庄形态与自然环境、传统文化相得益彰。推进村庄整治和庭院整治,全面清理私搭乱盖、乱堆乱放,整治残垣断壁,整治农村户外广告,大力实施农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改善乡村生态环境。加强农村电力线、通信线、广播电视线“三线”维护梳理工作,有条件的地方推动线路违规搭挂治理。加强村庄风貌引导,编制村容村貌提升导则,以农房为主体,利用古树、池塘等自然景观和牌坊、古祠等人文景观,营造和整治提升具有桂风壮韵特色的村容村貌,不搞千村一面、大拆大建。在集中连片居住的水库移民村屯,实施人居环境整村提升工程。健全村庄应急管理体系,合理布局应急避难场所和防汛、消防等救灾设施设备,畅通安全通道。进一步加强屯级道路、通户道路建设。有条件的地方开展农村无障碍环境建设。

(十二)推进乡村绿化美化。深入实施乡村绿化美化提升行动,突出保护乡村山体田园、河湖湿地、原生植被等,统筹推进山水林田湖草海湿地系统治理。引导鼓励村民通过栽植果蔬、花木等开展庭院绿化。因地制宜采取微田园、微菜园、微果园、微茶园、微花园,以及绿廊、种植攀墙藤蔓植物、屋顶绿化等方式加强乡村绿化,在农村“四旁”(水旁、路旁、村旁、宅旁)推进村庄绿化,打造一批绿色乡村。加强古树名木科学保护,破除和预防古树名木树基地面过度硬化。支持有条件地区开展森林乡村建设,实施水系连通及水美乡村建设试点。

(十三)加强传统村落保护利用。以推进活态传承、加强风貌管控、培育特色产业、提升设施水平、健全保护机制为重点,加强国家级和自治区级历史文化名镇名村、传统村落和传统民居、古建筑的保护发展工作,实现自治区级以上传统村落保护发展规划全覆盖。开展传统村落挂牌保护,基本完成自治区级以上传统村落挂牌保护,推进部分传统民居挂牌保护。落实对国家级和自治区级传统村落保护利用的奖补政策。开展传统村落集中连片保护利用示范,积极推动潇贺、湘桂等古道沿线传统村落集中连片保护发展,打造历史文化保护发展示范带。

六、建立健全长效管护机制

(十四)推进村庄清洁行动常态化。巩固拓展“美丽广西”乡村建设活动成果,保持村庄清洁整洁。大力实施村庄清洁行动,突出清理死角盲区,由“清脏”向“治乱”拓展,由村庄面上清洁向屋内庭院、村庄周边拓展,通过“门前三包”等制度明确村民责任,引导农民逐步养成良好卫生习惯,推动村庄清洁行动制度化、常态化、长效化。

(十五)推动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制度化。深入实施《广西壮族自治区乡村清洁条例》,明确地方政府和职责部门、运行管理单位责任,基本建立有制度、有标准、有队伍、有运维、有监督的农村人居环境长效管护机制。建立“乡镇+行政村+自然屯(村)”的多层次管护机制、“发现、上报、解决”机制和运行管护经费保障制度,完善农村人居环境基础设施建设管护、标准和规范。鼓励设立村庄清洁日和公益性管护岗位。有条件的地区可以依法探索建立农村垃圾污水处理农户付费制度。对已建成污水处理厂的建制镇,推动按照国家最低标准调整污水处理费,加快实现乡镇一级污水处理费的实质性征收。

七、充分发挥农民主体作用

(十六)强化基层组织作用。充分发挥农村基层党组织领导作用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进一步发挥共青团、妇联、少先队等群团组织作用,动员村民自觉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健全党组织领导的村民自治机制,村级重大事项决策实行“四议两公开”,充分运用“一事一议”筹资筹劳等制度,引导村集体经济组织、农民合作社、村民全程参与农村人居环境相关规划、建设、运营和管理。鼓励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优先支持有条件的村级集体经济组织、农民合作社承接农村人居环境整治项目和后续管护工作。

(十七)普及文明健康理念。加强农村人居环境相关法治宣传教育,不断提升公民法治素养。加大健康宣传力度,普及卫生健康和疾病防控知识,倡导文明健康、绿色环保的生活方式,提高农民健康素养。把转变思想观念、推行文明健康生活方式作为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把使用卫生厕所、做好垃圾分类、养成文明习惯等纳入学校、家庭、社会教育,开展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志愿服务。将改善农村人居环境纳入农民教育培训内容。持续推进城乡环境卫生综合整治,深入开展卫生创建,大力推进健康村镇建设。积极推进移风易俗,探索农村公益性公墓建设,引导集中安葬,有效治理散埋乱葬现象。

(十八)完善村规民约。指导做好村规民约的制修订工作,发挥村规民约在加强农村环境卫生整治等村务管理中的引导和约束作用。推动各地制定公共场所文明公约、社区噪声控制规约。深入开展美丽庭院评选、环境卫生红黑榜、积分兑换等活动,提高村民维护村庄环境卫生的主人翁意识。

八、加大政策支持力度

(十九)加强财政投入保障。完善市县为主、中央和自治区适当奖补的政府投入机制,健全各级财政投入管理制度,加大对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的财政投入力度。自治区、设区市、县(市、区)人民政府要保障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行资金,统筹安排土地出让收入用于改善农村人居环境,鼓励通过发行政府债券等方式支持符合条件的农村人居环境建设项目。县级可按规定统筹整合改善农村人居环境相关资金和项目,整乡、逐村集中建设。

(二十)创新完善相关支持政策。做好同农村宅基地改革试点、农村乱占耕地建房专项整治等政策衔接,落实农村人居环境相关设施建设用地、用水、用电保障和税收减免等政策。在严守耕地红线和生态保护红线的前提下,优先保障农村人居环境设施建设用地,优先利用荒山、荒沟、荒丘、荒滩开展农村人居环境项目建设。完善政府投入引导、金融资金扶持、社会资本参与的多元化投入机制,增强对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提升的资金保障能力。落实村庄建设项目简易审批有关要求。鼓励村级组织和乡村建设工匠等承接农村人居环境小型工程项目,降低准入门槛,鼓励具备条件的小型工程项目采取以工代赈等方式建设。

(二十一)推进制度规章与标准体系建设。进一步结合实际开展相关地方立法,健全村庄清洁、农村生活污水垃圾处理、农村卫生厕所管理等制度。建立健全农村人居环境相关领域设施设备、建设验收、运行管护、监测评估、管理服务等标准,提高全区标准化意识。依法开展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相关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创新监管机制,加强抽检,确保质量安全。

(二十二)加强科技和人才支撑。建立由企业牵头,高等院校、科研单位等各方力量参与的科研工作机制,根据全区实际研发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关键技术、工艺和装备。加强农村人居环境领域职业教育,强化相关人才队伍建设和技能培训。继续选派规划、建筑、园艺、环境等行业相关专业技术人员驻村指导。推动全区农村人居环境管理信息化建设,加强全区农村人居环境监测,定期发布监测报告。

九、强化组织保障

(二十三)加强组织领导。各级党委、人民政府要把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提升工作纳入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全局,按照五级书记抓乡村振兴的要求,明确时间表、路线图。健全自治区负总责、市县乡抓落实的工作推进机制。自治区党委农村工作(乡村振兴)领导小组统筹全区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提升工作,协调资金、资源、人才支持政策,督促推动重点工作任务落实。设区市党委和人民政府要做好上下衔接、域内协调、督促检查等工作。县级党委、人民政府是整治行动的责任主体,主要负责同志要当好一线指挥,选优配强一线干部队伍,抓好组织实施工作。乡镇党委、人民政府和县级主管业务部门负责做好具体实施工作。村党组织要发挥政治功能和组织功能,组织动员村级组织和党员群众积极参加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将农垦国有农场居住点纳入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提升统筹规划、同步推进。

(二十四)加强分类指导。统筹考虑主导产业、人居环境、生态保护等村庄发展,合理确定村庄分类,科学划定整治范围。集聚提升类村庄重在完善人居环境基础设施,推动农村人居环境与产业发展互促互进,提升建设管护水平,保护保留乡村风貌。城郊融合类村庄重在加快实现城乡人居环境基础设施共建共享、互联互通。特色保护类村庄重在保护自然历史文化特色资源、尊重原住居民生活形态和生活习惯,加快改善人居环境。“空心村”、已经明确的搬迁撤并类村庄不列入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提升范围,重在保持干净整洁,确保现有农村人居环境基础设施稳定运行。对一时难以确定类别的村庄,可暂不作分类。

(二十五)完善推进机制。完善以质量实效为导向、以农民满意为标准的工作推进机制。坚持先建机制、后建工程,鼓励有条件的地区推行系统化、专业化、社会化运行管护,推进城乡人居环境基础设施统筹谋划、统一管护运营。通过以奖代补等方式,引导各方积极参与,避免政府大包大揽。充分考虑基层财力可承受能力,合理确定整治提升重点,防止加重村级债务。各级各部门要认真梳理年度重点工作任务,提出具体措施,明确推进时序、完成时限。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提升工作要形成责任清单,实行台账管理、挂号销账。

(二十六)强化考核激励。将改善农村人居环境纳入年度自治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情况督查计划,纳入年度市县及区直相关部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实绩考核重要内容,纳入年度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重点暗访事项。自治区制定验收标准和办法,到2025年年底前以县为单位进行检查验收,检查结果与相关支持政策直接挂钩。按国家有关规定对真抓实干、成效显著的单位和个人进行表彰奖励,对改善农村人居环境突出的地方予以通报表扬。落实农业农村部、国家乡村振兴局、财政部印发的《促进乡村产业振兴、改善农村人居环境等乡村振兴重点工作激励措施实施办法(试行)》以及自治区农业农村厅、财政厅、住房城乡建设厅印发的《广西壮族自治区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激励措施实施办法(试行)》精神,对工作突出的市县予以激励,对工作滞后的进行约谈,对履职不力的严肃问责。

(二十七)营造良好舆论氛围。总结宣传一批农村人居环境改善的经验做法和典型范例。将改善农村人居环境纳入公益性宣传范围,充分借助广播电视、报纸杂志等传统媒体,创新利用新媒体平台,深入开展宣传报道。加强正面宣传和舆论引导,编制创作群众喜闻乐见的解读材料和文艺作品,增强社会公众认知,及时回应社会关切。

相关文章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